打开菜单

菜单

从绝望-激发爱和快乐的艺术

从绝望-激发爱和快乐的艺术

发布日期:2010年8月1日
从绝望-激发爱和快乐的艺术

安妮克·霍利斯特(Annick Hollister)创作的艺术就像她加利福尼亚家上空的天空一样明亮、阳光灿烂。她用温柔、坚定、朴实的笔触描绘了自然之美。她生动的人物画是对人性狡黠诙谐的评论。

她基本上是自学成才,油画、水彩画和丙烯画都是她的作品,她还用陶瓷和篮子创作了独特的富有想象力的物品。一项正在进行的雄心勃勃的工程是一幅巨大的诺亚方舟的壁挂,这种动物是用椰子和松针巧妙地编织而成的。

安妮克从三岁起就开始创作艺术作品,尽管有时艺术必须与芭蕾舞、田径以及高中学生会的选举竞争。15岁那年,在经历了一场看似夸张的青少年叛逆之后,一次暴力的精神崩溃导致了她的出生诊断出患有精神分裂症

老话说“点亮蜡烛总比诅咒黑暗好”,这可能是霍利斯特一家的口头禅——父母Patsy和Hal, Annick的妹妹Meggin和弟弟John都是“实干家”,都致力于精神健康事业。他们的行为表明,不幸可以成为一种非常有效的能源渠道,对世界产生真正的影响。

在1977年Annick被诊断出患有精神分裂症时,治疗精神分裂症的工具对包括Annick在内的许多患者几乎没有作用。在安妮克住院治疗、频繁失踪、社交能力和身体状况恶化的那些动荡而又可怕的岁月里,这个家庭艰难度日。但整个家庭都更加致力于寻找答案和解决办法。

安妮克的勇敢之旅的一部分就是继续创造艺术——快乐的艺术。她说,在绝望中,它是她抵御绝望的堡垒。在《精神分裂症通报》(Schizophrenia Bulletin)的封面上复制的一系列水彩画中,帆船漂浮在一个大大的黄色太阳球下的扇形波浪上。这幅画是她在急救室的时候画的。在她疾病最严重的阶段,她说,“艺术让我坚持下去。”

1989年,援助终于来了给尼克注射了氯氮平这种抗精神病药物正在进行临床试验。对于像Annick这样30%的精神分裂症患者,氯氮平带来了新一代的药物,基本上创造了一个治疗奇迹。这种“第二代”抗精神病药物几乎完全消除了幻觉和幻觉,消除了那些折磨和迷惑像Annick这样的病人的声音和邪恶的幻觉,往往到了自杀的地步。在经历了十多年这样的地狱般的生活后,Annick再次过上了富有成效的生活。

氯氮平作为精神分裂症治疗药物的发展主要是由BBRF科学委员会成员进行的研究赫伯特博士Meltzer范德比尔特大学(Vanderbilt University)教授,也是基金会杰出研究员,他演示了这种药物在大脑中的作用。自1989年开始以商标名称Clozaril上市以来,它带动了其他此类药物的开发,包括利培酮、再普乐、思瑞康、Geodon和Abilify,这些药物现在被用于治疗全球数千万人。

但即使在这个挽救生命的重大突破之前,她的父母哈尔和帕齐就决心尽一切可能帮助他们的女儿和其他像她一样的人。他们在1987年发现了BBRF(当时叫做NARSAD),加入了它董事会正如它的使命正在发展,并且自那以后在本组织的发展中发挥了有益的作用。受到Annick艺术作品的启发,他们还成立了“NARSAD艺术作品”,展示和销售有精神疾病的天才艺术家的作品。帕齐说:“出售艺术品给了这些艺术家一种身份和目的感。”“通常情况下,这是他们第一次赚钱。”销售所得的资金将直接用于bbrf赞助的研究。

Annick的故事强调了精神疾病是一个真正的家庭事件。她的疾病深刻影响了她父母的生活选择,以及年轻的霍利斯特夫妇的生活和职业选择。约翰兄弟成为了制药行业的高管,对治疗精神疾病的药物有着特殊的兴趣。他目前是BBRF董事会的活跃成员,并帮助在美国西部建立选民基础。

当她崇拜的姐姐生病时,梅格金只有12岁,她决心去了解为什么,并致力于帮助别人。她成为了一名临床心理学家,并在1996年发表了一项研究结果,该研究表明母亲和胎儿之间的基因不相容可能是精神分裂症的一个风险因素。被誉为“里程碑式的研究”,Meggin的论文帮助她在1996年获得了BBRF青年研究者奖,并激发了大量后续研究,以帮助理解精神分裂症的起源。

今天,安尼克仍服用氯氮平。适当的药物和治疗可以给精神分裂症患者的生活带来革命性的改变,她的生活就是一个例子。摆脱了她所谓的“坏想法”,Annick可以在自己的公寓里过着相当独立的生活。她有朋友和男朋友,最近开始在Verdugo精神健康中心教授工艺品,该中心是洛杉矶精神健康部门的一部分。她是“项目回报”的一部分,这是一个客户运营的项目,致力于改善精神疾病患者的生活质量。

对于父母来说,没有什么比孩子的幸福更重要。“Annick非常高兴,”Patsy Hollister说,“并且为她所取得的成就感到非常自豪。”梅金修女说:“对那些患有精神疾病的家庭来说,最重要的信息是‘不要放弃’。”

至于诺亚方舟,Annick说她计划做至少40对动物。在她已经完成的十多件作品中,有鲸鱼、鸟类和长颈鹿,它们的长脖子从方舟的栏杆上伸出来窥视。她最后会配上一对鸽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