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菜单

菜单

一个与强迫症(OCD)一起学习生活和大笑的故事

一个与强迫症(OCD)一起学习生活和大笑的故事

发布日期:2012年6月29日
一个与强迫症(OCD)一起学习生活和大笑的故事

大卫的前半生是个可爱的孩子,虽然有点亢奋,但他喜欢画画。后半段他作为一个挣扎和纠结的成年人战斗着强迫症(OCD).现在,34岁的他坚持自己的立场,但他敏锐地意识到,他有一个无法忽视的强硬对手。

强迫症患者总是被固执的、不想要的想法和重复仪式行为的需要所困扰。例如,他们的思想可能集中在对细菌的夸大恐惧上;不停地洗手是一种众所周知的强迫症。对完美无情、不切实际的追求可能是强迫症的一种表现。少年时期,大卫学会了空手道。一开始的乐趣变成了痴迷,直到他不上学的时候几乎所有醒着的时间都被它占据了。

“一切都以空手道为中心,”大卫的母亲哈丽特说。“每一天都是折磨,因为每一天他都必须从头开始,必须做正确的事。犯了一个错误,让他‘感觉不对劲’,这意味着他的一整天都毁了。”渐渐地,她的好脾气的儿子变得“板着脸”,几乎不说话。哥哥亚当很困惑地问他:“你为什么要做这事?”他的回答是沉默。

对空手道“感觉正确”的需求开始控制大卫的饮食。哈里特看着他量着每一口,数着每一根意大利面,会感到绝望。当他们6英尺3英寸高的儿子的体重骤降至120磅时,他的父母惊慌失措。哈丽特说:“我不知道他怎么还能走路。”当她意识到这不仅仅是青少年的行为时,她和大卫的父亲约珥(Joel)正准备把大卫送进医院,却意外地得到了帮助。当大卫去当地的健身房买一些设备时,那里的教练看了他一眼,拿出卡尺,测量了他的体脂。

哈丽特说:“奥运选手的体脂含量只有8%到9%。”“大卫只有1%。就在那时,他自己意识到事情失控了,他让我们带他去看医生。”

尽管他们去看病的医生把大卫的病情误诊为厌食症,但他给他开的抗抑郁药氯丙咪嗪(商品名Anafranil)却经常被用来治疗强迫症。过了好几个星期才开始发作,但是有一天,哈丽特听到大卫“发出一声轻笑”。这对她来说就像音乐。

但是,寻找合适的医生,正确的治疗方法的旅程才刚刚开始,大卫的强迫症还伴随着反复发作的抑郁和焦虑。尽管有几天他下不了床,但他还是在离他家不远的布鲁克林学院(Brooklyn College)完成了学士学位的学习。但毕业后,他的病情恶化了。

哈丽特说:“对任何一个刚从大学毕业的孩子来说,突然变得无所适从已经够难的了,但对强迫症患者来说,任何改变都是可怕的,那就是一场噩梦。”

他们花了好几年的时间才找到合适的精神科医生,找到合适的药物组合。氯米帕明仍然是基础药物,与抗抑郁药氯硝西泮(氯硝平)和抗精神病药阿立哌唑(阿立哌唑)联合使用。哈里特解释说,这就是他们支持大脑与行为研究基金会的原因。yabo2009 net亚博内部群“大卫受益于研究出来的药物。研究显然是更好的治疗方法。”

今天,在完成法庭书记员的培训后,大卫成为了一名自由职业者,为律师记录证词。约耳说:“如果你五年前告诉我大卫会在工作,我绝对不会相信。”哈丽特解释说,大卫仍然需要保持警惕:“强迫症是一种非常机会主义的情况。当你脆弱、疲惫或沮丧时,它会抓住你。对大卫来说,辨别什么是有效的想法,什么是执迷仍然是一个问题。”大卫知道他的挑战是什么,并且在面对挑战的过程中积累了成功,所以他很乐观。